【做一件美麗的事】

December 23, 2018

慢活,不是甚麼新鮮事。
十個之中,兩個知道了,也在做了。
然後有兩個,說生活迫人,慢不起來。
剩下的六個,其實心裡很想慢,但身體沒有配合得來。

 

很佩服一些能夠放下擁有去做對的事的人。因為對的事。往往在別人眼中,是只有傻人才會做的事。

 

例如,開書店。

 

在上環太平山街的《見山書店》,開業不到一年,有傳媒採訪過,也得到不少愛書人支持。但叫好,和叫座,一向是兩回事。

 

這個週末,去了《見山》和另一家小店《茶家》合辦的聖誕市集。他們的宣傳,說市集的地點,是兩家小店中間的一條後巷。說的沒錯,是一條長約五十米的後巷。

 

 

可想而知,能容納的攤檔並不多,不過多同好,也是兩回事。

 

下午到了市集,好熱鬧。我沒有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,因為我從沒替他們擔心人流。大概二十個的攤檔,除了手造布袋和飾物,還有白紙黑字說自己是賣字的...... 兩個女生就是將你想要的文字寫在木塊上造成獨一無二的擺設。也有喜歡攝影的女生,將自己拍的相片和文字結合,印成名信片,鼓勵大家,給自己寫一封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另一個攤檔,在賣三個單位的小品。攤主說另外兩個店主有事不能親自看檔,她於是仗義幫忙還不停為我介紹她們的手工產品比介紹自己的,還要多。

 

旁邊是個賣山草軟膏的小攤。攤主是個在加拿大生活多年的女生,幾年前從大自然找回幫助自己的力量,於是每年都會在加拿大的叢林採摘山草,製成軟膏,希望幫助受皮膚過敏困擾的同路人。這次回來探媽媽,也趁機參加市集。她一心想幫人的程度,就是連怎樣開價也不知道,只說幫到人便好。

 

 

我還在細心欣賞市集小品的時候,有人拍拍我的肩膊.....
「要一碗薑汁芝麻湯圓嗎?」一個男士帶著微笑問。
「好啊,謝謝你!」
這天是冬至,《見山》店主Sharon 和朋友給大家派湯圓。碗上寫上「冬至快樂」。

 

吃著湯圓的同時,現場嚮起了音樂。Live band 奏的都是小型樂器,熟悉的面孔在介紹今天要唱的二次創作廣東歌。原來是填詞人潘源良把自己的舊作從新填上諷刺時弊歌詞,這天自填自唱,將市集變得有聲有畫,更立體化了!

 

 

不經不覺就逛到黃昏,我還在跟攤主聊。這時Sharon 過來,說天氣預測明天會下雨,決定把第二天的市集延期。

 

Sharon 溫柔的向攤主解釋:「如果真的下雨,擺攤的朋友會好辛苦,貨物被淋濕好可惜的。所以我們決定不冒這個險。我們不是取消,是改期吧。」

「有次這邊有個小活動,下雨了,幸好快餐店鄰居回來開門,大家才夠地方安頓一下。」Sharon 說那天快餐店本來是休息的,是專程回來開門給大家。

 

 

說到這裡,又有口福!
「要喝豆漿嗎?有無糖原味和朱古力味......」
喝了豆漿,天黑了。看著大家慢慢收拾,有點捨不得的感覺。

 

捨不得的,應該是一份珍貴的人情味。

 

 

香港土地珍貴,所以有人窮得選擇「摘去鮮花,然後種出大廈」。但一個城市,如果太多銅臭味,人情味就會無定企。

 

今天,真的下雨了,很多人說市集要延期,好可惜。

 

但我想是主辦單位在如期和延期之間選擇對了。

 

在有選擇的時候,就是要做不自私的選擇。

 

叫好和叫座位真的是兩回事,但聽從自己的心意,做一件美麗的事,那怕今天只是叫好,其實距離叫座還是不會遠的了。
 
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August 1, 2019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
Please reload

Tags

Please reload